樱桃下载app连接

.,最快更新许浮生若梦最新章节!

“带走吧。”

卡罗尔下达命令,手下人忍不住提醒道:“应该还有一个人,不抓了吗?这个人可是纪年的妹妹。”

“不了,惹上纪年比较麻烦,总要有个人回去通风报信,不是吗?”

卡罗尔意味深长的看向仓库紧闭的房门,然后扬长而去。

屋内,纪月浑身微颤,没想到让人闻风丧胆的盗匪竟然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她的家里,还将师母带走。

等人走后,她才敢从屋子里走出来,第一反应就是去找顾寒州。

她来到顾家,气喘吁吁的。

“怎么了?”

许意暖招待她。

“我……我想找顾寒州帮忙。”

她死死地揪住衣服,不敢告诉许意暖真相。

轻柔粉嫩美少女谜之诱惑私房写真

“他还在书房开会,等下吧。”

“不,我等不了,我现在就要看到他!”

她霍的一下从沙发上起身,倒是把许意暖吓了一跳。

她没办法,只好去书房问了一下,顾寒州立刻终止了会议。

“那个……暖暖,我有些口渴,能再给我倒杯水吗?”

许意暖闻言瞬间明白,她只不过找个理由把自己支开罢了。

她微微犹豫,实在想不明白他们能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让她知道。

她捏了捏掌心,道:“那好吧,我去倒水。”

她转身离去,纪月小心翼翼的关上门,这才开口。

“师母……师母出事了。”

她哆嗦的说道。

顾寒州瞬间狠狠蹙眉,这到底怎么回事?

“喘口气,说仔细点。”

“就是……雾岛逃出来那群人,抓走了师母。他想要钱,借此来勒索们。他们故意把我放了,就是让我回来告诉们这个消息。”

顾寒州听到这话狠狠蹙眉,如果白若年出事,纪年又身死的话,那整个黑市瞬间成了无主之地。

如果对方借此生事,在帝都搅弄风云的话,更是一件麻烦事。

对方还不知道纪年出事,但如果白若年出事,纪年长时间不出现的话,对方可能也会明白什么。

他紧紧锁眉,意识到事态的严峻性,这不仅仅是交赎金那么简单的了。

“我知道了,我先等着他们联系我,只怕这次狮子大开口,不会小的。”

“那怎么办?”纪月很是紧张,如果对方要整个顾氏,难道也要给吗?

他们现在处于被动阶段,像是案板上的鱼肉,等待对方的宰割。

所有的筹码,都捏在了对方的手里。

“没办法,只能等了,谁让她是暖暖最至亲的人。虽然她们没有相认,我也不能让岳母出事。”

“我都不敢告诉暖暖,怕她承受不住打击。”

纪月耷拉着脑袋说道。

而门外……许意暖心脏狠狠颤抖着,茶杯在掌心摇晃,热茶水打湿了手,烫红了皮肤,她都没有察觉。

最至亲的人?

岳母?

那一瞬,她只觉得天旋地转。

“那……那我先回去等消息?”

“不了,就在这儿住下吧,也能确保的安,如果有消息也能一起商量对策。”

纪月点点头,便开门出去。

而此刻的许意暖躲在卧室里,明明是炎炎夏日,可是她却感受到了寒冷。

她的亲生母亲没有死!

那她为什么从不出面见她?

这是为什么?她想不明白。

她是不是不爱自己,所以任由自己自生自灭?

她也是母亲,如果有人抢走了她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她都要见见孩子。

可白若年呢?她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怎么在这儿?不是倒水去了吗?太热了,想休息下吗?”

顾寒州找到她,见她呆坐在床边心神不宁,忍不住出声安慰。

她回过神来,佯装无事。

她们既然不想让自己知道,那她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她吐出一口浊气,强压下内心的波涛,道:“没什么,茶水太烫了,放在厨房冷着。我回来换身衣服,不小心弄湿了裙子。”

“我给拿衣服。”

他温声说道。

随后去衣柜,给她拿了一套连衣裙:“我老婆穿什么都好看。”

她笑了笑,现在的她也学会了伪装,装成没事人一样,炉火纯青。

她还记得以前,自己撒谎都会面红耳赤,极其的不自然。

可现在……

“对了,纪月找干什么?似乎有要紧的事情。”

“没什么,黑市出了点麻烦,让我看看而已。现在找不到纪年,她也很焦急。”

“也是,黑市可大可小,看似只是地下交易场所,但什么都能买什么都能买,游走在灰色地带。”“暖暖,最近就不要出门了,外面不安,就在家好好照顾孩子,我会让姜寒带人藏在暗处,确保们母子四人的安。不过,我近期可能要出去一趟,不论外面发生

什么,都不要管,乖乖等我回来,好吗?”

他温柔的抱住了她,不想让她趟这趟浑水。

她闻言,心里莫名的难受。

她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卡罗尔给纪月传消息,确定谈判条件。

总共有两个条件,一借顾氏洗钱,二是以顾寒州的名义,在黑市要求购买枪支器械。

这两个,不论哪一条被发现,都是死路一条。

如果他答应,并且照做,才有机会见卡罗尔。

而顾寒州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卡罗尔也爽快,要他单独赴约,在一家平平无奇的茶馆见面。

茶馆并不出名,去的都是一般人家。

他们要了包厢,卡罗尔也是单独赴约。

“顾先生,有缘见面,真的是我的荣幸啊。”

他笑着说道。

“卡罗尔先生见我还是挺放心的,竟然一个人都没带?”“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要双方大佬带着四五个小弟,手里拿枪拿刀互砍互杀吗?现在是和平年代,我金盆洗手也有些年了,在雾岛也只是管管后勤,改善改善下面人的伙食

,我可没干坏事。”

“是吗?那我怎么听说,们绑架撕票了?”“哎,下面人不懂事,容易冲动,刚从监狱里逃出来,比较兴奋。一言不合就要打要杀,我已经狠狠教育了。文明社会,要文明!”卡罗尔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对了,不知

道我的要求,顾先生实施了没有。”顾寒州直接拿出了平板递了过去:“顾氏集团在曼尔顿的分公司,由我哥哥顾长宁打理。既然是长期合作,要求稳准狠,自然要稳妥点。要使用总部,只怕风险太大,也

知道我的亲家是季家。季悠然可是不讲情面的,帮里不帮亲。”“我如果犯事了,只怕她第一个亲自送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