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懂你更多 安卓版

赶集的时候,贝思甜还会买些鱼和鸡用来炖汤补身体,就这样,罗安平彻底好了,没有留下一点后遗症,没有伤元气,反而精神满满,看着比原先还要精神,身上也长了不少肉!

贝思甜的注意力也放在了秦氏的眼睛上,经过这段时间的调理,应该可是试着着手治疗了。

秦氏的眼睛瞎了好几年,其实能够再调理一下最好,不过最近因为精气神逐渐充盈起来,贝思甜对玄符有了些许的信心。

至少现在一剂符水就可以让壮壮恢复,一剂符水也可以让罗安平肚子上的伤口止血。

虽然和全盛时期差距仍旧很大,不过四个多月的调理,对于这副亏空的身体来说,进展已经很快了。

这一天贝思甜又去了镇子上,到了镇子上,她听见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张宝丽愁眉苦脸地坐在绣房当中,对着贝思甜直叹气。

“其实我一直防着她呢,这个人锱铢必较,仗着自己那一脉现在当家做主,肆无忌惮,家里长辈又待见,所以做起事来没顾忌。”张宝丽道。

她说的是张宝霞。

上一次在镇子上张宝霞想要挖墙脚,将贝思甜招到自己麾下,但是被贝思甜拒绝,因此怀恨在心,威胁她一番走了。

这人倒是言出必行,第二天就开始对贝思甜进行封杀,只要是贝思甜的作品,一律销路滞涩。

“她也不是真草包,能在安马镇当了那么多年的家,不但有些本事,人脉还积攒了不少,其实我来到这小镇,也是因为得罪了她。”

运动衫元气少女上海南京路写真

“所以,我的绣品再好,现在也没人买了?”贝思甜问。

“也不能这么说,主要是宝娘绣坊在业内十分有名气,不是我自夸啊,是真的是这样,尤其是北上广这些大城市,销量非常可观,如果宝娘绣坊不肯接受你的绣品,其他的绣坊即便接受了,也没有销路。”张宝丽颇为过意不去。

张宝霞这么做,等于先在宝娘绣坊内部将她封杀了,然后借助宝娘绣坊的影响力,让她的绣品滞销。

贝思甜沉默不语,事情定然不像张宝丽说的这么简单,即便张宝霞是家族里的直系,但到底只是一个镇上的店主,即便镇子再大,也不可能影响整个宝娘绣坊。

“其中定然还有其他的事。”贝思甜看着张宝丽。

张宝丽其实早就怀疑了,但是她所在的那一脉本来就是旁支,现在由不得权,消息就不是那么灵通。

“我再去打听打听。”张宝丽道。

会双面绣的绣娘可不多见,家族不可能因为张宝霞而放弃这样一个绣娘,张宝丽觉得张宝霞定然用了什么手段,可是消息不灵通,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张宝霞到底是怎么让整个宝娘绣坊放弃贝思甜的。

两个人说了会话,贝思甜就准备去济世药房看看周济人那里有没有下家的消息。

她刚要走,外边便疾步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

“叔,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张宝丽看见来人,忙问道。

那男人叫张子全,皮肤有些粗糙,脸上不少的褶子,显然是平日里操劳留下的,他看了贝思甜一眼。

“没事,这位就是我跟您说的会双面绣的绣娘。”张宝丽示意他有话可以直接说,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张子全点点头,示意进去说。

三个人都在绣房当中,张子全开口道:“和你预料的一样,张宝霞果然使了坏心眼子,她不知道从哪找了一个也会双面绣的绣娘,说咱们卖出和上交的都是偷得那个绣娘的作品,却用自己的亲戚来冒名顶替,现在家族里因为她找到了真正会双面绣的绣娘,正对她大家褒奖呢!”

贝思甜挑挑眉,换而言之,意思是张宝霞找了个人顶替了她,她以前的绣品也成了被人的‘杰作’!

张宝丽气的一拍椅子,“这个搅屎棍,一肚子坏水,这种注意她都想得出来!这下好了,家族那边肯定还会怪罪我们!”

现在不但捞不到一点名,还弄了一身屎,可把张宝丽恶心坏了。

张子全和张宝丽是一脉的,也是连连叹气,原本他们这一脉知道张宝丽找到一个会双面绣的绣娘,还高兴的不得了,准备好好拉拢这个绣娘,没想到被张宝霞横叉一杠子。

“我们直接去找张五爷爷,让小甜儿当面绣给大家看,让大家看看到底是谁再撒谎!”张宝丽站起来就要拉着两个人走。

张子全摇摇头,“找过去也没用。”

“怎么没用,难道就让张宝霞得逞吗!”

张子全只是摇头,不然还能怎么办,上一次就因为和她对着来,宝丽直接被弄到了这么个破地方,一年到头别说连个油水也没有。

贝思甜示意她稍安勿躁,“张宝霞之所以能得逞,家族里定然有人帮她,而且地位还不低,你这样贸然找过去,即便我当着大家伙儿的面绣了,也定然会被按上一个剽窃的名声。”

相比于怒气冲冲的张宝丽和已经差不多要放弃的张子全来说,贝思甜好像在听旁人的事情,情绪上并没有多少波动。

她的冷静淡定让张宝丽不得不压下怒火,重新坐下来。

“小甜儿,你都不生气吗?”张宝丽看见她这模样,感觉自己把她那份气也生了。

“生气有什么用,倒不如想想办法。”贝思甜道。

“除了直接找到张五爷爷,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张宝丽一歪头,气闷非常。

贝思甜微微一笑,“我有办法。”

张宝丽猛地转过头来,一把拉住她的手,道:“什么办法?”

她握住的手十分柔软,并不像是干粗活的手,可是贝思甜在家里肯定不少干活。

张子全也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贝思甜,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有办法。

“我记得你说过,在上海有个绣品展览是吧?”

张宝丽点头,“的确是有,难道你想参展?”

贝思甜点点头,“是的,我要参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