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短视频app手机下载网站

孤会带上侯赤水,再将十二尊大凶中的朱厌一同带上。”帝辛其实在龙德殿的时候就已经有打算。

至于侯赤水和朱厌,也是帝辛考虑多方面因素,慎重遴选出来的。

既然此次北地多有妖修出世,那么就不妨带着同为妖的侯赤水和朱厌,以来做掩饰身份。

且侯赤水控水,朱厌控火,两者属性互补,由他俩相伴,帝辛相信基本无碍。

龙吉公主三女闻言亦都点点头。

不过龙吉公主想了想,不禁又抬起头,看向帝辛。“大王,我还有一个提议……”

帝辛闻言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龙吉公主,但还是不由点点头,同时有些许好奇的问道。

“说来听听……”

“龙吉觉得,若是可能的话,还请大王邀石矶姐姐一同前往北地。”

龙吉公主倒也没有绕弯子,不由当即开口道出心中所想。

“嗯?为何?”帝辛闻言不由一愣,他有些不知龙吉公主此言所为何。

尤其是帝辛搞不懂龙吉公主为何偏偏要让石矶娘娘一同相伴!

我心只能有你

“无论是侯赤水还是朱厌,他们对天下修士都不熟悉,且他们被封印太久,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而大王也仅仅知晓一些常行迹于世间的生灵,对于一些隐迹的大妖亦不是很清楚。而石矶姐姐不同,我曾与石矶姐姐探讨过,她对天下生灵都能了如指掌,即便是未曾谋面,但亦或听说过他们的存在,知晓他们的强弱,关键清楚他们的神通,由石矶姐姐陪伴在大王身边,大王倒是可以省心不少!”龙吉公主当即将她的心思道了出来。

其实龙吉公主意思很简单,就是担心帝辛和侯赤水、朱厌搞不清对方的来历和底细,反倒是会平白惹来诸多的事端,甚至是会因此而受到伤害。

“臣妾附议。”姜瑶镜闻听,未等帝辛开口,她则率先将自己的想法道了出来。

“臣妾附议。”商青君也紧随其后。

三女对视一眼,再次笑了。

帝辛瞧着三女的状态,一阵哭笑不得,不过他却不得不承认,龙吉公主的提议是很不错的。

由石矶娘娘相随,他定会省下不少的麻烦,至少不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事端。

尤其是石矶娘娘已经踏进大罗境,一些宵小之辈都绝非其对手,相信有她在,寻常之辈都只能退避三舍,帝辛反倒是会省下不少的麻烦。

“孤接受!”帝辛不由笑了,也明白了龙吉公主的心思,就那般朝三女点点头。

帝辛很清楚,龙吉公主所言恰恰也是他所担心的,既然石矶娘娘可以弥补这些,那不妨就带上她。

“耶!”

见到帝辛应下,龙吉公主、姜瑶镜和商青君对视一眼,都不由笑了起来。

在她们看来,石矶娘娘可追溯到玄黄时代,活了无数的岁月,见证了不可计数的生灵生灭,很少有生灵能够避开她那双锐利的双眸,由她陪在帝辛身边,自可保无忧。

三日后,帝辛召集侯赤水和朱厌前来朝歌听命。

同时帝辛亲自邀请石矶娘娘相随,石矶娘娘倒是痛快,当即应下,次日便出现在朝歌。

当然这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在石矶娘娘心中,帝辛就是石族的未来,也就是当世石族的石王,帝辛召见她什么都可以放下也会第一时间听命。

当然,帝辛至始至终都未将石矶娘娘看作是属下,而是将她视作姐姐一般的存在。

当然这些都无所谓,并不妨碍石矶娘娘对帝辛是有求必应。

帝辛在石矶娘娘、侯赤水和大凶朱厌相伴下,离开朝歌,前往北地而去。

帝辛临行前,还不忘专程前往帝庙,与孔宣谈了许久,尤其是提到鲲鹏遗地之事。

对于鲲鹏遗地之事,孔宣还给帝辛提醒了几点,对此帝辛总觉得孔宣欲言又止。

不过帝辛对此并没什么好纠结的,至于他清楚孔宣是不会坑他的,也不会害他的,若是有危险,孔宣绝对会提醒他,也甚至是会出手相救的,对此帝辛倒是放心的很。

帝辛还将朝歌城的城防拜托给孔宣,对此孔宣倒也干脆,当即应下。

对于孔宣而言,他现在与帝辛完的绑定在一起,尤其是帝辛自龙墟归来后,带回来遁龙和隐凤的消息,这让孔宣更加坚定了对帝辛的信念。

其实帝辛即便是不专程前来告知,他亦会护佑朝歌太平的,除非是混元圣人亲自出手,否则有孔宣坐镇,没人能将朝歌如何的。

就在帝辛准备启程的同时,乱作一团的冀州迎来了一行特殊的人马。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西岐西伯侯府的人。

西伯侯府中人并非是大张旗鼓的出现,而是刻意的隐藏身份,一来是为了借机秘密打探北地的情况,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特地前来下聘礼!

既然苏护和姬昌提出了结为亲家一事,作为男方,西伯侯姬昌如何都得表示一下!

且苏护在这时候选择投靠他,他姬昌虽然有些顾虑,不过他也不想放弃这次机会。

苏护没想到姬昌会这般神速,他几乎前脚刚回府,西岐的聘礼就随后就到了。

苏护对此满心欢喜,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西岐想要拉拢他之心。

当然越是如此,苏护越是有信心潜伏起来,等待时机出现!

无论是姬昌还是苏护,都是各怀鬼胎,伺机而动。

西岐此次派来的下聘礼队伍也足够华丽,西伯侯世子伯邑考亲自登门,西岐上大夫,文官之首的散宜生亲自陪同,还有两位下大夫相随……

他们此次还带来数十箱子聘礼,虽然没有打开,但苏护相信绝对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不然姬昌也拿不出手来的。

此次姬昌派出的人马给足了苏护面子,这让苏护为之欣喜不已,内心已经乐开了花。

苏护忙亲自出府,其子苏忠一身便服相伴左右。

“侄儿伯邑考见过叔父。”

伯邑考起身向苏护有模有样的行礼,虽然不知道心里想什么,但是举动倒是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