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adc网址

罗恩昨天一点都没睡好,他被迫记了一晚上的海贼团资料。

一群最高身价不过三千万贝利的海贼,竟然让罗恩记了一晚上,想来未来他们也可以含笑九泉。

新兵营实战演习,重点是锻炼新兵,让他们见血。除非遇见不可抗力,泽法等高端战力是不会出手的。

主攻的士兵在各自队属教官带领下陷阵冲锋,新兵从旁策应,是一个既定的流程。

而作为安保障的他们不说每当有人出现生命危险都要出场,至少在出现那些士兵对付不了的敌人时,他们必须到场,避免不必要的损伤。

为此,知道敌人中有哪些强者,哪些人在什么情况不可阻挡,发生什么状况需要出手,什么时间该做什么,对泽法等人来说就至关重要。

罗恩没经历过实战演习,如今一步登天直接充当安装置,要学的东西有很多。

当然,他也只要背下敌方阵营的成员了解个大概就行了,不需要深入研究,泽法可没指望他能一直跟着出来。

于是,罗恩现在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什么时候走上船了都不知道。

“嗯?”

打了个哈切,罗恩忽然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眼睛半睁半眯,向下扫去。

“有什么事吗?”

古典美女不一样的亮丽

这是一群新兵蛋子,青涩的模样让他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不是一年前,而是好多年前。

那时的他也如这群小家伙一样,面对站在法治社会的强者,目光中有着崇拜与畏惧。

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罗恩早已脱离原有人生轨迹,从愚昧的崇拜中苏醒,再也不会崇拜屈服于人。

新兵不说话,只是激动的摇头。

实战演习即将到来,这群新兵紧张焦躁可以理解,加上自己在新兵营留下的传说,出现这种反应十分正常。

“果然这几届新兵都没有好苗子啊!”

扫过一干新兵,罗恩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神态,能够保持镇定者寥寥无几,不由叹了口气。

难怪原著中知名的海军将领都是老年人,缇娜与斯摩格,估计已经是最近几年最好的一批新秀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

“你们生了个好日子,加油吧!”

拍拍新兵肩膀,在后者激动的注视下,罗恩扫了眼站在队伍前方讲话的泽法,自顾自寻了个位置坐下开始打盹。

这群新兵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加入的时间是雷电刺激仪器已经完成第二期后的现在。就算天赋差点也不打紧,豁出性命埋头苦练终能成材。

嘟!嘟!

军舰鸣笛,巨大铁闸放下露出通道,战争巨兽缓缓驶离港口。

与此同时,七号港口临时改造的实验室中。

“纳尼?!”

哐当!

伴随惊讶的叫喊,贝加庞克没有理会砸在钢板上的扳手,认真盯着报信的黑西服:“你是说罗恩少将离开了?就刚才?!”

被贝加庞克用吃人的目光锁定,明明比对方强大数十倍的黑西服依旧紧张的淌着冷汗。

“是……是的!新兵营实战演习开始了,他和总教官泽法一起去的。”

嘶……!!

贝加庞克牙疼的捂着腹部,半响后怒气冲天跑向凯撒所在区域,“Duang”的一下踹开大门。

“凯撒!!!”

……

新兵营实战演习何其重要?

就算是贝加庞克也没资格让他们掉头回来。

更别提罗恩拥有三个月假期自由安排,能跟着泽法出去发挥余热,战国非常乐意见到这一幕。

战争巨兽离开海军本部限速区域后,立马速前进,很快就驶过香波地群岛,朝着目标点前进。

剪刀手海贼团,船长爱德华·蒂姆,赏金3500万贝利。

与某部电影无关,这里的爱德华是个正常人类。他的绰号来自于他断掉的手腕,若是其他海贼更喜欢装上灵巧便利的小弯刀或者铁钩,但他装上了一把剪刀,喜欢夹住对方兵器然后双手用力将兵器绞断,所以被叫做“剪刀手”爱德华。

在伟大航路前半段,3000万赏金足以自称大海贼,但想让人认可,没有5000万是不行的。爱德华·蒂姆刚好卡在这中间,实力不偏不倚,正适合新兵们拿来练手。

毕竟是本部新兵营!

这里面没有弱者,只有一个个锻炼到数倍常人体质的小超人!

以他们的实力,如果安排合理发挥出各自最大战力,甚至不用泽法等人动手就能灭对方。

不过战场不同于训练场,站在炮火纷飞、尸横遍野的战场上,能够发挥出几分实力就看天意了。

三天后,一行人抵达目的地,纽兰特岛。

这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岛,岛上镇民世世代代以打渔为生,种植采摘补贴家用。

这是座贫穷的岛屿,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岛上有一片湖泊,湖底特产的贝类在周边岛屿富裕城镇广受好评,勉强能被人记住名字。不过正因如此,这里被剪刀手海贼团占领,逼迫镇民冒险下湖为他们采摘贝壳,然后卖出去发财。

湖泊联通海域,洞穴空窍间流通的海水使得湖水内部暗流涌动危险无比,每一次渔人下去都是九死一生,活着回来的只有十之五六。看在售价高昂的面子上,只有活不下去人家才会冒险下湖打捞。

如今镇能动的人都被赶下去了,这种行为比直接屠戮更为可恶,也是泽法将他们定为目标的原因。

战争巨兽没有贸然靠近纽兰特岛,而是远远吊着观察收集情报,随后趁黑夜停靠在岛屿后方一片荒无人烟的浅礁旁。

“这里就是剪刀手海贼团的所在地!”

军舰停稳后,修佐作为老资格,与艾茵一起站在新兵们面前,一脸严肃的对着他们发言。

“如今纽兰特岛的居民正被他们驱赶,替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下湖采摘贝壳。每天死去的人多时上百少时十几,整座岛屿民不聊生,家家户户披麻戴孝!”

“你们说,我们要怎么做?”

新兵们互相对视一眼,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不多时,有胆子大点的举手,疑惑的回答。

“把他们赶出去?”

“不对!下一个!”

修佐摇摇头。

“把他们杀光!”

“不对!下一个!”

修佐继续摇头。

“我知道了!”

忽然,一名新兵叫道:“以保护普通百姓安为前提,将海贼绳之以法,必要时予以击杀,震慑他人!”

他自以为自己念出了最标准的答案,谁知修佐依旧摇头,冷笑道:“想法很好,但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生怕敌人不知道我们来了吗?”

随后,修佐抬头瞭望黑暗幽静的森林,在森林那一头,便是小镇所在地。

他沉吟片刻后,对新兵们说道:“你们要做的……”

“是维护正义!!!”

第151 四皇迷踪!!

“维护正义,既不是单纯的保护百姓,也不是单纯的将海贼击杀逮捕,其中度量需要各自去揣摩。”

军舰上,罗恩与泽法对立而坐。罗恩在给泽法倒茶,随后补充道。

“这才是实战训练的真实目的,在血与火的厮杀争斗中,竖立起自己的正义观。”

“我说得对吗?泽法老师……”

泽法没有露面鼓舞士气,士兵需要的主心骨已经有了,那就是“正义”大旗!

竖立了自己的正义观,才有资格进行下一步的生存训练。不然养出来的只会是实力强大的狂徒,于海军这个纪律严明的组织弊大于利。

对于这个问题,泽法没有作答,而是反问罗恩。

“你的正义是什么?”

罗恩手指微微一僵,飒然一笑。

“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更不会迟到!”

“我就是,绝不迟到的正义!”

……

外面,修佐依旧在发号施令。

“作为新兵,你们的任务很简单,按照昨天编好的队伍跟随老兵出发,肃清海贼、保护平民!”

“但是!”

说到这,修佐语气一转,话语间多出几丝凛冽的杀意,让新兵心里为之一悸。

“但是,与海贼作战,和小打小闹的对抗训练不同,一次疏忽大意,就可能瞬间被敌人斩杀!”

“是被杀,而不是被击败!”

“没人会保护你们,也没人有理由保护你们!你们每一次判断,都是自由且主观的!”

“上了战场,命就由自己把握!用自己的命,去赌胜算!”

言毕,场面一片安静。

虽然本部新兵营走出来的士兵是一个个小超人,但听到如此夸张血腥的宣言,仍旧纷纷忍不住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是啊!

上了战场,如果还指望泽法总教官和罗恩少将时时刻刻予以援助,那他们还有什么存在意义?

实战演习不是儿戏,而是彻彻底底的生与死、枪炮与刀剑、海军与海贼的你死我活!

修佐非常满意新兵们的表情,就算有人害怕的发抖双腿打颤也不见怒气。

战场不是其他什么地方,恐惧是最大的敌人!

一不小心天人永隔,绝非玩笑话!

现在吓得要死也好、尿裤子也罢,反倒容易发泄恐惧,让情绪冷静下来。就跟婴儿哭累了会睡着一样,害怕过了,其他情绪就会占据主动权。

见新兵们各有思量,修佐停顿片刻,随即大手一挥。

“现在按照各自队伍的任务,行动开始!”

钻入丛林时,一个个神情紧张的新兵和一个个镇定精明的老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中或许有些人比老兵实力更强,但老兵们可以拍着胸膛说一句,战场上,这种软脚虾我能打十个!

这就是精锐与萌新的不同!

房间里,泽法听得外面的动静,沉默许久后站了起来。

“用你的见闻色霸气笼罩战场,随时准备支援……既然是绝不迟到的正义,那就先从这群小屁孩身上实现吧!”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这句话是用汉文说的,泽法没听懂,不过无所谓,罗恩脸上的神情告诉他,他知道该怎么做。

说罢,泽法走出房间,会和修佐与艾茵后,绕路朝小镇赶去。

他们可没有罗恩那么方便的瞬移技巧,从海滩到森林之间的距离,足够他们跑十几分钟了。

嘴上对新兵说着“没人会保护你们”的狠话,但实际上,泽法比任何人都关心他们的生死。

这就是泽法,一个合格的老师!

……

伟大航路气候莫测,几分钟前风和日丽,几分钟后暴雨倾盆,一如发神经的病人,喜怒无常。

东特坐镇麒麟号指挥室,面朝舰首方向,手指搭在剑柄上,沉默不语。

一场暴风雨普通士兵足够应付,不需要他出手。他如此凝重,是因为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好似有什么天大的事要发生了,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这让东特非常焦躁。

作为本舰最高长官,士兵们心中的顶梁柱,这种情绪当然不宜在士兵面前表现出来,所以东特只能保持沉默,面色沉静如渊。

不多时,伴随阳光洒落,麒麟号冲出暴风雨区域。一个个累得不行的士兵横七竖八躺在甲板上,像是脱水的鱼,张大嘴喘气。

“东特少校,前方发现船只!”

“嗯?!”

东特蓦然握紧武器,眼中杀意一闪:“是什么人?”

“是一艘军舰!”

传令兵如实作答,随即奇怪的补充道:“不过很奇怪,我们发出去的验证信息石沉大海,对方没有回复。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对方船只熄火了,风帆也没拉开,是完飘在海面上的。”

在伟大航路这片复杂的海域随波逐流,要么船上一船人都是疯子,要么就是出事了!

“果然不对劲!”

东特此时已经隐隐约约能用肉眼看见远方军舰虚影,微微皱眉,指挥道:“通知体准备作战!航海组减速慢行!小艇队先去探探情况!其余人炮火准备!”

“是!”

唔呜!唔呜!

伴随紧急号声响起,刚才还累得半死不活的士兵迅速从甲板爬了起来。各队军官脚步匆忙走上甲板,用自己最大的嗓门,将各队任务安排下去。

哗啦啦!

海面撞起白浪,一艘艘小艇从战争巨兽后方舱室送出,士兵们拿好武器,慢慢靠近远方军舰。

这是一艘服役不过三年的新型军舰!

靠的近了,只是一眼,老兵便认出军舰的来历。随即,他们减速慢行贴拢舰身,用钩爪勾住钢铁护栏,一队先行兵顺着绳索爬了上去。

嘶!

一上甲板,这几名士兵立刻倒吸口凉气。

人,是人!

是自己人!

在不大的甲板上,横七竖八躺满了海军士兵,其中有些人比较面熟,证明来自海军本部,估计在哪碰过面。

“分开搜索,看看有没有活人!”

“队长,这些人没死,只是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

小队长大吃一惊,上百号士兵晕过去了?

为什么?

“嗬……”

这时,一声微弱的呼唤响起,被吓一跳的士兵二话不说举起武器瞄准声音传来的方向,随后他们发现,声音来自于一名额头流血的海军。

“你、你,跟我过去……其余人原地警惕!”

小队长迅速安排任务,带着两名队员靠上前。他们先是非常老练的检查四周,确定没有爆炸物后才走过去,将枪支对准对方额头。

“士兵,说出你的部队番号、证件序列!”

老练的士兵才不会被一身衣服欺骗,若不是甲板上这些“尸体”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本不会贸然靠近,更别提走过来。

不过小队长很奇怪,眼前这些人身上一点外伤都没有,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们都晕死了过去。

“%……¥%#¥”

苏醒的士兵有些激动,但乏力的身体让他难以动弹。飞速报出自己所属部队番号与士兵登记号码,他一脸焦急的说道。

“快……快通知元帅!”

“四皇红发……出现在前半段……”

“‘火拳’艾斯,被他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