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app应用

.,最快更新许浮生若梦最新章节!

“我是来寻求帮助的,他是雾岛的余孽,们没有围剿干净,应该有别的措施吧?还有尼尔……当初求我哥哥,不就是为了让他活下去吗?那混蛋是他的手下,他肯定有

办法,对不对?”

她紧张的说道,已经管不了儿女情长了,当务之急就是救人。

威廉听到这话,狠狠蹙眉,道:“我有别的任务在身,因为我之前和雾岛的关系,所以这次任务为了避嫌,殿下并没有让我参与,而是让刑事管理的。”“雾岛有遗漏,本应该力围剿,但我不能插手。那个上校曾经是卡格尔一手提拔,所以对于我耿耿于怀,明里暗里都有所争斗。如果我出面让他加大力度,他只会松懈,

根本不当回事。”

“什么?们算什么保家卫国的军人,都不保护人的吗?竟然暗自较劲。”

“因为卡罗尔等人逃到了帝都,所以这边的压力不大,很多时候需要上面下文书批准,才能跨国办案,一套流程下来,也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不是和哈雷殿下的关系很好吗?让他帮帮忙,他下达命令,那个上校难道还敢做事不敢吗?”

“……”威廉有些犹豫,他和哈雷关系众所周知,那个上校也明白,就算是哈雷下达命令,他表面公事公办,内地里却徇私枉法,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姑且一试。

“我等会就入宫。”

超甜美治愈系美女暖暖笑容沁人心脾写真

“真的,拜托了!”

威廉是她的希望,她也没有别的人可以帮忙,所有的希望可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她情急之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希望他能对此上点心。

“的事,我一定会义不容辞。”

他定定的看着两人紧紧交握的手,大手握着小手,熟悉的感觉从未变过。

她察觉到什么,心头一颤,就像是被电打了一般,赶紧把手抽了回来,下意识的背在了身后。

她眼神闪烁,道:“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

这话轻飘飘的,却透着淡淡的悲伤。

她现在和自己客气的很。

他起身朝外走去,走至半路想到什么转眸看着她。

“记得吃饭,不然胃不舒服。”

“我会的。”

“另外……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这话虽然缓慢,却带着沉重。

她闻言,咬了咬唇瓣,道:“也有一段时间了。”

威廉:“……”

有一段时间了……

他遵守约定没有踏出曼尔顿一步,可她却早就想起,也没来主动找自己,其中答案不用多想,也心里明朗。

他们……怕是有缘无分了。

他还记得她算出的塔罗牌,他会遇到一生中的变化,如果顺应接受,那他人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与之对抗,则墨守成规。

他以为,自己接受了变化,就会有新的生活。

可结果,哪成想是那变化……有了变化。

果然,用算命之言不能确定一切。

他立刻离开部队,前往皇室,哈雷正在花园里陪王妃,听闻自从王妃怀孕后,他高兴坏了,只要没事就会陪王妃喝茶做脸,去逛街买东西。

一国之君势力宠妻,他也能以兄弟的眼光去看简,他渐渐明白自己这样一厢情愿的喜欢着,只能感动到自己而已,对于简来说,一直都是沉重的负担。

简一直耿耿于怀,很是自责,应该当初的无心欺骗,只为了好好活下去,却让哈雷受尽苦头。

虽然哈雷已经释怀,但他没放弃娶他孩子的想法。

必须接亲家,他追不到简,总要让下一代努努力,完成自己这个心愿。

虽说不上遗憾,但惦记久了,也就成了心结。

“怎么来了,不是让去带新兵吗?”

“卡罗尔的事情,殿下听说了吗?”他开腔。

哈雷闻言,道:“王妃,先回屋休息吧,我去处理一些事务。”

王妃乖巧离开,哈雷立刻不悦的看向威廉:“那么凶恶的杀人犯,不要在王妃面前提起,他怀着孕,身子重,把她吓坏了怎么办?”

“说吧,卡罗尔怎么了?”

“他现在在帝都,已经威胁到顾氏产业。如果让他发展起来,后果后患无穷。”“我不是让盖伦去处理了吗?雾岛的事情尽量不要插手,现在是我的心腹,有些内阁大臣想要拉下马,正愁没机会。所以,我命令,不论这件事什么结果,都不

能干涉。死了事小,损失我的精锐部队是大。身为军人,对的君王部下负责,明白吗?”

“可……盖伦根本不会越境执法。”

“既然不是我们境内,自然有他们国家领导人干预,何必多此一举?”

威廉闻言,狠狠咬牙,眉头紧紧蹙在一起。

“她来求我了……我不得不干涉,她从未求过我。她救过属下,我欠她一条命。雾岛这件事本就是我提议的,如果我清理不干净的话,我愧对我的军衔。”

“是在威胁我,为了一个女人威胁我?”

哈雷不怒自威,声音凌厉。

空气好似都凝固几分,格外沉重。

“属下不敢,只是……如果盖伦再不越境执法,将卡罗尔缉拿归案,我只能……亲自出马了。”

“不要命了是吗?我好不容易保下,这么想送死?眼里还有这个国家还有我这个殿下吗?”“有!但如果连心爱女人的要求都无法答应,不能庇护她的亲人,那我如何保家卫国。殿下,如果边境需要我,我二话不说直接上任,生死无论。同样,她需要我,我也义

不容辞。我……从未为她做过什么,我想帮帮她。”

“好,我愿意帮,把她娶了,的心也就安定了,可以踏踏实实的为我办事了。”

“我……做不到。”“是想气死我是吗?是不是我平日里太放纵了,所以才敢如此反驳我?”哈雷动怒:“来威胁我,让我帮,我认了。我让娶她,这顺遂的心意,也不愿。怎

么,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君王?我在眼中就是摆设吗?”“有求于我,来皇宫比谁都勤快,次次不是为了挚友就是为了心上人,我是上帝吗?专门给收拾摊子的?才会部队多久,给我提了多少要求,人的忍耐度是有限的,更何况我是一国之主!”